她踩着高跟鞋,不急不缓步出洗手间,走向灯光辉煌的会议室

宝马线上娱乐

2018-03-07 14:51:39

“简瑶,五分钟后大会议室开会。”    “好的,谢谢。”简瑶朝裴泽笑笑。过了一会儿,起身走向洗手间。    明晃晃的镜子里,映着女孩乌黑的直发、素白的脸庞,还有乌黑澄澈的双眼。简瑶整理了一下西装套裙、衬衣,确保没有半点褶皱;又顺了顺发丝,掏出唇膏补上一点;最后站直了,深吸口气挺胸收腹,对着镜子,露出个亲和的、自信的,最好还带一点点“薄靳言”式倨傲的职业笑容。    很好,很完美。清秀大方又端庄。    她踩着高跟鞋,不急不缓步出洗手间,走向灯光辉煌的会议室。    ――    会议室的整体色调偏沉稳厚重,暗光柔和的黑色大会议桌前,已经坐了好几个同事。除了刚才见过的裴泽、沈丹微,还有三个男人。    简瑶走进去,在圆桌末端的空位坐下。其他人都抬头看过来。    “大家好我是简瑶,新调来的部门助理。”简瑶朝众人微笑。    坐在她身旁的男人,首先站起来跟她握手:“你好。我是周秦。”他约莫三十四五,身材高大,相貌普通,但是目光锐亮,笑容非常亲和有感染力。    其他两人也站起来。一个叫钱昱文,三十出头,中等个头,体形削瘦,皮肤略黑,不苟言笑,跟简瑶握手时也没什么表情;另一个叫麦晨,是众人中最年轻的,看起来跟简瑶差不多。他长得高高瘦瘦,肤色很白,相貌清秀,朝简瑶温和的笑笑,说:“欢迎你。”  

  都寒暄完了,裴泽走到简瑶身旁,手搭在她椅背上,含笑说:“老周和老钱都是高级销售经理,咱们的前辈。小麦是业务助理,跟你原来在汽车零配件部的职位一样,你们平时会有很多工作配合,可以多交流。”    简瑶再次向他致谢,裴泽说:“为美女服务,我的荣幸。”转身走回对面的位置。男人们都笑。简瑶注意到,唯独沈丹微没笑,神色淡漠翻看着自己的笔记本。    众人落座,安静的等待着。    简瑶心中盘算,部门的五个同事都见全了,老周、老钱、裴泽、沈丹微、小麦。现在唯独部门经理林羽萱,和那位神秘的总监没见过了。    这个销售部门男性居多,给简瑶的初步感觉还不错。    这时,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走了进来,正是经理林羽萱。她一看就是那种职场干练女人,衣着精致得体,妆容气质略显冷冽。她站在桌前环顾一圈,目光落在简瑶身上:“简瑶?”    简瑶立刻站起来:“林经理你好。”    林羽萱微微一笑,语气客气而疏离:“欢迎你。”随即就没再看她。    裴泽笑着问:“经理,总监人呢?”    林羽萱淡淡答:“董事长刚才留他说几句话,马上到。”说完看向门外走廊,神色一凛:“来了。”她从门口迎了出去。    简瑶和其他人全都站起来。    透过会议室的磨砂玻璃窗,隐约可见走廊洁白的灯光下,一个高挑的人影,正不紧不慢走过。    在他的西装长裤和埕亮皮鞋迈进门口的一霎那,所有人在裴泽带领下,齐声鼓掌,清脆又热烈。    然后简瑶就看到,林经理跟一个高大、清瘦、面无表情的英俊男人,一起走了进来。    所有人全露出春风般的笑意望向那男人,唯独简瑶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。    男人无疑是气质出众、清冷逼人的。他西装革履、眼神冷漠,完全符合同事所说,“强势腹黑职场新贵”的外形。    可是能不能有人告诉她,为什么薄靳言会出现在这里?    这时林经理介绍:“这位就是薄靳言总监,我们很荣幸,今后会在他的带领下,将大客户3部的工作完成的更出色。”    大伙儿再次鼓掌,连冷面美女沈丹微,眼神疏淡的望着薄靳言,嘴角都露出一丝笑意。而简瑶脸上在笑,眼睛却牢牢盯着薄靳言。只见他长身玉立,气宇轩昂,目光淡淡掠过众人,就跟没认出她似的,直接掠过去了。    明明今天早上,他还喝了她亲手煮的、送货上门的豆浆!她离开他家去上班的时候,他还躺沙发上看书,半点口风没露。    林经理请薄靳言在圆桌顶端的主位坐下,然后就是员工们向总监做简短的自我介绍。    大伙儿依次发言,薄靳言仍然是漠然至极的表情,于是会议室里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凝重严肃。简瑶是最后一个,她讲的时候,名正言顺与他四目对视。却见他神色依旧冷寂,只是修长眼眸里,隐约闪过她熟悉的“薄靳言式”笑意。    简瑶介绍完,不动声色的安静下来。    林经理:“按照董事长的意思,薄总来我们部门,主要是掌控大的经营方向和策略,不会过问日常常规工作。今后你们还是直接向我汇报工作,我会向薄总汇报。”    大伙儿都点头,简瑶听得更加狐疑――掌控部门方向?这里又不是死亡部队。    林经理看向薄靳言:“薄总,你跟大家说几句?”  

  “好。”薄靳言答应了,却没有马上说话,清寒逼人的目光,慢慢环顾一周。大伙儿全没出声,安静得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。    他眼中却忽然浮现笑意,嗓音低沉如水:“让我们把话讲得更清楚:我是短期到这里任职,你们不必跟我套近乎,我也没精力应付你们。我做事有自己的习惯,你们必须响应我的需求,但不能向我提出需求。大家相安无事,我走的时候就给你们每个人绩效评估A。”    屋内,更静了。    简瑶默然――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?    这一桌子几乎都是销售精英,堪称人精,哪里想到有朝一日会在职场,遭遇这么粗暴原始的人际交往手段?但沉默片刻后,到底是齐声鼓掌,浅笑不语。    林经理似乎也有点意外,但还是打圆场,语调沉稳干练不变:“薄总,你的秘书还没招聘到位。简瑶是新调来的部门助理,这段时间,她就先担任你的秘书。”    薄靳言神色非常淡漠的答:“随便吧。”    林经理又看向简瑶:“以后你就归薄总直接领导,部门其他事,暂时不用负责。”    “好的。”简瑶已经恢复了完美笑容,朝林经理点点头,又与薄靳言遥遥对视一眼――他有没有看到她眼里有杀气?    ――    会议结束,众人回到办公区。    总监办公室就在员工办公区边上,简瑶刚坐下,就见薄靳言穿过员工区,正朝她的方向走来。    周围人似有似无的看过来,简瑶静坐不动。    他走到桌前,手指在桌上敲了敲:“你进来。”然后就走进了他那间超大办公室。    简瑶装模作样拿了个笔记本和笔,神色严肃而谨慎的跟进去,犹豫了一秒钟,反手关上了屋门。    她进去之后,外间原本都留意着这边的众人,虽然依旧安静着,气氛却仿佛陡然松弛了。    裴泽椅子一滑,就到了最近的沈丹微身边。他斜瞥一眼紧闭的总监办公室门,小声说:“这是哪家的公子爷,到我们这儿挂职练手呢?那么拽,可怜了简瑶小美女。”    沈丹微淡淡答:“是吗?我觉得他so酷,很男人。”    裴泽望着她,嗤笑出声。一抬头,却见坐在远处的钱昱文正望着自己,眼神静静的。两人对视一眼,裴泽移开目光,吹着口哨,椅子滑回自己桌前。而其他人径自忙碌着,外间很快变得安静无声。    ――    简瑶一走进去,就见薄靳言坐在极富质感的黑色老板桌后。皮椅轻声转动,他盯着电脑屏幕,修长手指轻快敲打键盘。阳光从窗户照进来,这一幕当真是职场新贵派头十足。    简瑶走到桌前,把手里东西往上面一丢,盯着他:“解释。”    屏幕后传来薄靳言低沉如钟鸣,又轻快如小调的声音:“逃不脱的助手命运……”    简瑶:“薄、靳、言!”    话音刚落,有人轻盈的敲着门。    “进来。”薄靳言抬眸瞥她一眼,看着门口。简瑶也回头望去,脸上跟变魔术似的,暂时露出灿烂笑容。    是麦晨,指挥着两个保安,抬着……她的办公桌椅进来!他们把桌子放在门边的空地上,麦晨微笑问:“薄总,放这里可以吗?”    薄靳言往老板椅里一靠,双手枕在脑后,答得非常自然:“随便,放在我能看到的位置。”    简瑶看他一眼,没说话。    很快他们又退了出去,带上了门。    四目对视。    简瑶:“你别告诉我,这里有案子,所以你伪装成总监来卧底,还调我过来?”    薄靳言微微一笑,白皙长指在水磨大理石桌面上敲啊敲:“很高兴看到你的大脑开始运作,虽然转速稍微慢了一点。”  

  简瑶闭嘴安静了一会儿。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    “薄靳言,你怎么能这样呢?”她直视着他,“查案是查案,你的案子是查不完的。我也愿意尽我所能的帮你。可你怎么能一声招呼不打,就把我的工作搅进来?”    薄靳言脸上的笑意渐渐敛了,眸色疏淡的望着她,没说话。    简瑶又说:“你知不知道我为这份工作付出了多少精力?这是我一生想要从事的职业。你查案的时候不希望被人打扰,我同样也希望这份工作稳稳定定,不要受到莫名其妙的干扰。可现在变成了什么?职场小干探?双面女白领?等你破案离开了,同事们会怎么看我?‘公安部的女间谍!跟她讲话要小心!’或者是你下次破案去另一个地方,我又蒙你召唤,跳槽过去?”    一口气讲完这番话,她就咬着下唇沉默了,脸色渐渐发红。这几个月她为了这份工作,一直起早贪黑、珍而重之,事实上她也刚刚在原来的部门站稳脚跟。    然后薄靳言就杀出来了。    就像她说的,心甘情愿的帮他是一回事,可一声招呼不打,她的本职工作就被他影响甚至完全占据,又是另一回事。    她转身就往门外走。到门口才想起自己桌子被搬进来了,她又搬不出去,也不能当着同事的面搬出去,只好冷着脸坐下,转过身不看他。    薄靳言也一直沉默着,屋里静悄悄的。    简瑶这人本来就不容易动气,过了一会儿,气也慢慢消了,但还是不想理他。她开始郁闷,现在该怎么办呢?辞职?她舍不得。显然董事长和林经理对于这件事都是知情的,她只能帮他破案。那她后面的路会怎么走?还会如她以前预计的,做个正常的职场白领,慢慢打拼上去吗?    就在这时,又有人敲门。“咚咚咚”敲了一阵,那边的薄靳言不说话,简瑶清了清嗓子,微笑答道:“请进。”    话音刚落,就感觉到薄靳言两道灼灼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。    不理他,继续不理他。    是裴泽推门进来,手里端着两杯咖啡,笑容俊朗:“下午茶。一杯摩卡一杯香草,可以吗”    简瑶笑着站起来接过:“谢谢啊,多少钱?”    裴泽笑了:“要什么钱呢。”望向薄靳言:“薄总,那我先出去了。”    薄靳言果然践行了之前的就职宣言――完全没理裴泽。    等裴泽关上门出去,简瑶放下咖啡,坐着不吭声。    “摩卡,谢谢。”薄靳言波澜不惊的嗓音遥遥传来。    “自己拿。”    很快就听到他起身,脚步沉稳的走过来。简瑶低着头,直到眼前地面出现笔直的西装长裤。他的声音就在头顶,淡淡的,但似乎又不像平时那么凶:“事实上,你的工作不会受到太多打扰。我侦破杀人机器案用了五天,你认为一个企业里的案子能有多少技术含量?能花我多长时间?”    简瑶心头稍稍一宽,但还是不讲话。    眼前忽然出现一双修长白皙的手,撑在桌面两端,黑色西装袖口显得格外干净利落,琥珀色袖扣在灯下盈盈发光。    而他的身躯和气息也渐渐逼近,像是已经将她笼罩住。    “恕我直言,你现在的工作是做什么?把低价货物高价卖到另一个地方。等你死的时候,是想告诉你的子孙,你这辈子搬运了多少货物?还是想告诉他们,你挽救了多少条人命?”    简瑶这才抬头看着他,两人的脸相隔不到三十公分,她几乎可以看清他的眼睛里,自己小小的倒影。而他直直的望着她,锐利又澄澈,寒光倨傲,就像要望到她心里去。    心脏某处,仿佛有一根弦,轻轻被拨动。然后无声颤抖。    简瑶别开脸。    “胡说八道。”她哼了一声,“你才是搬运工。我做的是商品流通、经济发展,不可或缺。”    薄靳言似乎低笑了一声,手松开桌面,站直了,还没忘拿走他的摩卡。他走回自己的桌子,拿了份文件,丢到她桌上:“商品流通小姐,可以看看我们的死者资料了吗?”    简瑶心头微凛,静了一瞬,还是翻开了那文件。    首先看到的是女孩的照片,穿着西装,二十出头年纪,白净又清秀,眼睛里透着温和。再往下看履历,微微一惊:王婉薇,23岁,正是大客户3部上个月病死的部门助理,她的前任。    偏偏这时,薄靳言还不咸不淡来一句:“你和她长得有点像,又白又瘦。”    简瑶横他一眼,他这才淡淡的说:“她不是病死的,是自杀。我们的调查,从她入手。”    简瑶心头一震,又有些疑惑――薄靳言不是只抓最穷凶极恶的连环杀手吗?一个白领的死,似乎跟他的专长领域不沾边儿。    她迟疑开口:“她是公安部的特工?”所以才引来薄靳言这尊大神?    薄靳言:“你认为公安部会吃饱了撑着,派人来当搬运工?噢,不好意思,是商品流通。”    简瑶:“……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   她一头雾水,薄靳言手机却响了。他接起,嗓音淡漠:“嗯。好。”看一眼简瑶:“她什么都吃,没有忌口。再见。”    挂了电话,他看向她:“先去吃饭。”    等等,那个“什么都吃”说的是她?    简瑶问:“跟谁吃饭?”    薄靳言淡淡答:“一个麻烦的女人。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接这种无聊的小破案子?”    简瑶微微一怔。    女人?    ……尹姿淇董事长?